相关文章

大庆声音装修大师“十三”很低调 曾给吴宗宪修过歌

来源网址:

嗓子一般的大哥,在他那录完歌后,歌曲在央视播出了  坐在家里常给大型演出栏目录音,还曾给吴宗宪、包小柏修过歌。打小就对声音敏感的十三,从贝斯手变成录音师后,就像龙王爷跳海——入门了。

大庆低调名人声音装修大师

70多岁老太太,喜欢他给录的歌,隔三差五就往他家六楼跑;嗓子一般的大哥,在他那录完歌后,歌曲在央视播出了

坐在家里常给大型演出栏目录音,还曾给吴宗宪、包小柏修过歌。歌星汤潮来大庆,甚至专门请他来帮着录MV

十三和妻子在录音室。

大庆音乐界,有个叫“十三”的人。平时,不显山、不露水的,可经常有知名艺人、国内歌手跟他打交道。

歌手唱的歌,经他的巧手一处理,就变得完美无缺。一般人唱的歌,由他那么一弄,就像明星唱得一样。业内人,称他为顶级录音师。外行人,称他是声音的“装修”大师。

从小就对各种声音敏感

十三,本名刘强。之所以叫十三,还有段故事。小时候,他对声音就敏感。

那时,周星驰的电影火,每看一部星爷的电影,刘强就模仿里面的对话。其中有一部电影,叫《九品芝麻官》。

下了课,他假扮电影里的包龙星,说:妈,我是十三呀。小伙伴觉得好玩,以后也不叫他大名了,一直十三十三地叫着。十三这个名,打那时起就诞生了。

青春期的孩子,对流行的东西很向往。十三,也不例外。别的小伙伴,喜欢舒缓的爱情歌曲。十三偏对音效复杂的摇滚乐,特别感兴趣。

一听到摇滚乐曲,他就像打了兴奋剂,特别亢奋。乐曲传出的每个音符,就像一道道美食,让他回味无穷。打那之后,他就开始天天钻音像店。只要来了摇滚乐的磁带,他省下零花钱,也要买回去。

有一次,老板进了两盒金属乐队的磁带。其中一盘,刚摆上货架,就让人买走了。十三进去后,盯着剩下的那盒带子,前前后后地看。

看了两个多小时,他也没离开。老板感觉奇怪,问:“孩子,你盯着一盘带子,咋看了这么长时间?”

十三怯声怯语地说:“我想要,可钱不够。”

老板一听,乐了,说:“那你就拿走吧,有钱了再给我。”

十三乐了,拍着胸脯保证说:“我攒够零花钱了,肯定给你送过来。”

时间长了,音像店老板跟他熟了。只要来了摇滚乐的磁带,他都提前藏起来一盒,给十三留着。

没上大学前,十三收藏的摇滚乐磁带,堆起来,足有一人高。从崔健的、黑豹的、beyond的,到国外的涅盘、超仔的,应有尽有,他的小屋俨然就像是个摇滚乐专营店。

曾是个出色的贝斯手

1998年,十三考上了哈尔滨商业大学。那一年,发了场特大洪水。受此影响,开学要推迟三个月。

十三父亲一想,在家呆这么时间不行啊,咋也得让孩子学点啥啊。他问十三想学啥,十三说要学门乐器。十三的父亲有个业余爱好,是拉手风琴,因此在这方面很开明。

父亲说:“乐器很多,你想学哪种?”

“贝斯。”十三说。

“为啥学这个?”父亲很惊讶,因为这种乐器很少见。

原来,早在几年前,十三在音像店里,见有人背着一件奇怪的乐器进来。十三瞅了好长时间,忍不住问人家:“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

对方说,这叫贝斯。见十三有兴趣,他还弹了一段。声音一起,十三心潮澎湃。摇滚乐里,就有这种让他痴迷的声音。

那一次过后,他就坚定了一个信念,以后一定要当贝斯手。喜欢再加上悟性高,十三学得很快。三个月后,他的贝斯已经玩得很上道了。

上大学第一天,他就进了乐团。他一弹起来,乐团老师直夸他,还问他从几岁开始学的。得知他才学三个月后,老师和学长们惊讶得张大嘴巴。

大学期间,他是校内演出的常客。平时,他又在哈尔滨找了个教贝斯的老师,继续学习、深造。

毕业后,别的同学一门心思要找稳定的工作。可十三做了个出人意料的选择,放弃稳定工作,走音乐这条路。

回到大庆后,十三一边带学生,一边组建了自己的丢火车乐队。这些音乐小子在一起后,来了次灵感大碰撞。

十三感觉,每天,脑海里都要蹦出一首歌。词能作、曲能谱,演唱、弹奏也没问题。可当要出专辑了,在后期录音的时候,出现了麻烦。

当时,大庆找不到会录音的人,而且,建个录音棚的费用也挺大。想录好一首歌,得去哈尔滨,而且要排号。往往,几个人要等上好长时间,并经常往返于大庆、哈尔滨之间。

怎么办?面对这种状况,十三很上火,想做好一件事,真是不容易。看他为难,十三的妻子心疼了。

当时,俩人的新房正在装修。妻子决定,改变原来的设计,专门拿出两个屋,做成录音棚。

这等于,把自己的家,变成了这帮老爷们的工作室。妻子的大度,让十三感动万分。十三,也开始走上录音师之路。

 

录的歌成央视主打歌

国内音乐界一大佬,对录音师做过一番形象的比喻:有的录音师,是精装工,能把一个毛坯房装得富丽堂皇。有的录音师,是简装工,提升不了房子多大价值。有的录音师,则是问题工,房子没装好,倒给拆得稀巴烂。录音师的好坏,不在于他投入成本多少,而在于他对音乐理解的高低。

打小就对声音敏感的十三,从贝斯手变成录音师后,就像龙王爷跳海——入门了。一首普通人唱的歌曲,经他对音阶的调适、声调的把控后,出来的效果,就像明星唱的。对方觉得满意,十三也觉得意外。他没想到,一个好的录音师,竟然有如此魔力。越喜欢,越有求知欲。

他开始找书、查资料,只要是跟录音有关的,他都精读、细读。通过自己录音,他的乐队出了三本专辑。国内摇滚名人听了后,曾酸酸地问过十三:“在录音上,没少费银子吧?”

十三听后,只是淡淡地一笑,可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。出名后,十三将贝斯手让了出去,自己开始专做录音。

他意识到,乐队歌曲能否受欢迎,录音是重中之重,甚至,可以化腐朽为神奇,让歌曲流行开来。他开始走向民间,免费给喜欢唱歌的人录音,给自己更多磨练的机会。

有一位大哥,爱运动、爱唱歌。可他的嗓子,其实很一般。按他讲话,他是打乒乓球里,唱歌最好的,也是唱歌的人里,打乒乓球最好的。

大哥有心愿,想录一首自己的歌。机缘巧合下,他找到了十三。十三为他,录了一首歌。录完后一听,大哥特别满意。他开玩笑说,以前半拉周华健都不如,十三录完后,自己唱得跟周华健不相上下了。

前两年,央视球王争霸赛栏目组,来到了大庆。这位大哥,有幸参加了这个栏目。当着栏目组导演的面,大哥放了这首歌。导演震惊了,没想到,民间体育人还能唱出这样好听的歌。

这之后,大哥成了央视五套的座上宾,频频为央视演唱主题曲,包括乒乓球、羽毛球、足球、励志类的。当然了,每首歌,都是十三给打造出来的。后来,连大哥自己都不好意思了。

央视做后期采访时,大哥领着央视的人去了十三的家。一进屋,大哥就说:“我的歌,能走上那么大的平台,十三是成就我的贵人啊。”

有个70多岁的老太太,也对十三佩服得不得了。老太太,就想有一首自己的歌。十三给她录过后,老太太又有了更大的想法,要录专辑。女儿接她去自己家,老太太不去,说女儿家住六楼太高了,上不去。

可十三家也住六楼,为了去十三家录歌,老太太隔三差五,就要爬一趟大六楼。后来,女儿问她:“你不说我家六楼高吗,怎么去人家录歌就不嫌高了?”老太太笑了笑,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看来,不是能不能,而是想不想的问题。”

自从开放录音棚后,十三至少录过1000首歌。唱歌的人,有六七十岁的老人,有四五岁的孩子,还有几百对在婚礼上演唱的新人。

曾为国内大明星录音

前两年,十三的妻子,开了家网店。这家网店,不卖衣服,不卖吃的,就卖录音师的手法。网店一开,全国客户涌进来。一家大型演出机构,试着拿了几首歌让十三录。

他们把曲子和原音分别传给十三,十三进行结合、调整。返回去后,不管在电视上放,还是在音响里放,都跟歌星唱得一样一样的。慢慢地,十三出名了。

台湾的吴宗宪,曾在一档栏目里唱了首歌。唱完后,效果不太好。导演将这首歌,传给了十三。十三经过较音、混音后,将其返了回去。这首歌,后来在各大卫视传唱。

著名艺人包小柏,也唱过一首歌。当时,也感觉效果不太好。经十三较音、调音后,一点瑕疵都不见了。播出后,不知情的观众大呼惊讶,没想到包小柏唱功如此之深。除此之外,他承接的大型演出录音工作,更是不计其数了。

国内一档大型唱歌节目,在电视里播出来时,其实都是提前录制的。现场歌手唱完后,导演就将歌手唱的歌和曲,一起打包发给十三。

然后,十三将其重新录制后,再传给导演。重新录制好的歌,在电视里再次播出时,效果相当棒了。

看到这儿,您可能就明白了,为啥有些歌明明唱得挺好听,却没被评委选上了。因为,评委听的是原生态的,观众听到的是录音师调整后的。

如今的十三,是低调的名人。跟光鲜亮丽的台上明星相比,他只是个幕后工作者。可在明星眼里,十三是他们星路的上重要帮手。

汤潮来大庆,点名叫十三陪着录MV。前一阵,澳大利亚来个摇滚大师,专门来到十三的工作室,跟他一起玩摇滚。北京的音乐界朋友,不止十次八次地邀请他进京定居。可十三,每次都婉言谢绝了。

他常说:“他不想挣太多的钱,只要陪着妻子、孩子,在喜欢的城市,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,就足够了。”

网罗天下